它叫曼晃,是條渡了幾次魂都渡失敗的野魂犬,咬死過三" />
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母嬰知識 > 寶寶教育 > 智力開發 > 詳情

藏獒渡魂 感人故事 繪本在線閱讀

發布時間:2020-02-23  作者:藍靈育兒網編輯  育兒網 www.5749432.live

藏獒渡魂  感人故事 繪本在線閱讀

 

我的藏族向導強巴從山寨牽來一條藏獒,用細鐵鏈拴在帳篷的木樁上。它高大威猛,足有小牛犢般大,真不愧是世界聞名的狗中極品。

它叫曼晃,是條渡了幾次魂都渡失敗的野魂犬,咬死過三只羊羔。強巴不無憂慮地說,但愿它不會給你捅婁子、惹麻煩。

我聽說過藏族地區關于藏獒渡魂的習俗。傳說藏獒是天上一位戰神,因噬殺成性觸犯天條而被貶到人間來,所以藏獒性情暴戾殘忍,身上有一股濃重殺氣,必須在其出生滿49天時,將其與一只還在吃奶的羊羔同欄圈養;羊是溫柔嫻靜平和順從的動物,49天大的藏獒正是生理和心理發育成熟時段,讓這個時期的藏獒與羊羔共同生活,目的就是要減弱殺氣,用溫婉的羊性沖淡藏獒身上那太過血腥的獸性。這就是所謂的藏獒渡魂。

在當地,渡魂成功的藏獒,身價極高,牙口一歲的家魂犬,可賣到五千元。而渡魂失敗的藏獒,卻被當做廢品處理,品相再上乘的野魂犬,也賣不出價,隨便給幾十元,主人就會讓你牽走。我長期在野外從事動物科考工作,作為工薪階層的一員,只能買渡魂失敗的野魂藏獒。

用狗的標準來衡量,曼晃的智商可說是出類拔萃的。我喂了它兩次食,它就認識我這個主人了,一叫它的名字,便會興沖沖地跑到我跟前來。
這天早晨,我帶著曼晃前往日曲卡山麓,在懸崖峭壁間尋找金雕窩巢。我在懸崖上像猿猴似的爬了半天,連金雕的影子也沒見到。我很失望,躺在一棵歪脖子小松樹上憩息。突然,我左側山巖上傳來咩咩的羊叫聲,叫得凄涼恐懼。我舉起望遠鏡看去,在一座蛤蟆狀巖上站著一只紅崖羊,正勾緊脖子擺出一副角斗士的姿勢,神態異常緊張。我將望遠鏡往下移,立刻就看見巖前有一只灰白相間的雪豹,正張牙舞爪躍躍欲撲。

我心里閃出一串問號。紅崖羊最大的本領,就是在絕壁上行走如飛,以躲避各種喜食羊肉的敵害。眼下為什么見到雪豹不趕緊逃命,還要伸展頭頂的犄角擺開角斗的架勢?

我正在納悶,跟在我身后的曼晃也發現巖上的紅崖羊了,興奮地吠叫著。我想阻攔,但它根本就不聽我的,仍殺氣騰騰地撲躥上去。

雪豹與藏獒,從兩個角度試圖登上紅崖羊所在的那座蛤蟆狀巖石。

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從望遠鏡里看見,那只紅崖羊渾身打戰,羊眼恐懼得幾乎要暴突出來,顯示其內心的極度緊張,但卻仍佇立在巖上,沒有要退卻逃竄的意思。

這時候,紅崖羊背后那叢長在石縫間的狗尾巴草里,騰地豎起一個毛茸茸的橘黃色的東西。我定睛一看,是只小羊羔的腦袋。小羊羔身上還濕漉漉的,羊眼瞇成一條縫,抖抖索索站立起來,又站不穩,,才站了幾秒鐘,就啪地摔倒下去,隱沒在那叢狗尾巴草里。再看母崖羊,腹部幾只乳房脹鼓鼓的,,我心頭一亮,疑團剎那間解開了,原來這是只剛剛完成分娩的母羊!

這只母崖羊很不幸,在剛剛分娩最脆弱的時候,被饑餓的雪豹盯上了。

地形對母崖羊有利,不然,它連同剛出世的羊羔早就命喪豹口了。雪豹之所以還沒向母崖羊撲咬,主要是對這險峻的地形有所顧慮,擔心萬一跳上巖后立足未穩,母崖羊趁勢用犄角頂撞,它將從巖摔下百丈深淵。

我隨身帶著一支左輪手槍,只要朝雪豹頭頂開一槍,刺耳的槍聲和刺鼻的火藥味,一定能把雪豹趕走,救母崖羊于懸崖,可我沒這樣做。我是個動物學家,野外考察最基本的原則就是盡量不去干預野生動物的正常生活。母崖羊堅強的母愛固然令人欽佩,但雪豹捉羊也屬天經地義之舉,我不該感情用事去改變它們的命運。

就在我這么想時,曼晃與雪豹在巖前相遇了。曼晃猛烈咆哮,頸毛恣張,像只發怒的獅子。雪豹當然也不甘示弱,張牙舞爪,氣勢洶洶地吼叫。

藏獒與雪豹都想把對方嚇唬走,自己獨霸美味佳肴。

據我所知,藏獒雖然高大威猛,但與有高山霸主之稱的雪豹相比,力量仍有差距。一般來說,兩只藏獒才能制伏一只雪豹,倘若一對一較量,藏獒很難與雪豹抗衡。

藏獒畢竟不是雪豹的對手,兩個回合下來,曼晃臉被豹爪撕碎了,背脊也被豹牙咬得鮮血淋漓。雪豹嘴角塞滿狗毛,攻勢越來越猛烈。曼晃不得不跳出格斗圈,以躲避雪豹凌厲的攻擊。雪豹銜尾追擊。

雪豹在后面追了幾步,便停了下來,朝曼晃背影吼了幾嗓子,倏地一個轉身,突然躥高,跳上蛤蟆狀巖。它起跳的位置十分理想,剛好是在母崖羊的側面。眼瞅著就要發起致命攻擊了,突然,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。我的曼晃仿佛吃了豹子膽似的,跟在雪豹屁股后面也躥上巖去,狺狺怒嚎,趁雪豹來不及轉身之際,竟然在雪豹屁股上咬了一口。

雪豹勃然大怒,不得不回轉身來對付曼晃。雪豹與藏獒又在巖上展開激戰。

雪豹頻頻攻擊,迫使曼晃退卻,曼晃退到巖邊,再退兩三步的話,就有可能墜巖了。從這么高的懸崖摔下去,別說狗了,就是烏龜也會摔成八瓣的。

就在這個節骨眼兒上,突然,雪豹背后閃出一條紅色的身影,就像刮起一股炫目的狂飆。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,那紅色狂飆已撞到雪豹身上。雪豹驚吼一聲,不由自主地向懸崖邊緣沖去。這時我才看清楚,原來是母崖羊用短短的犄角撞擊雪豹的胯部。雪豹兩只后爪本來處在懸空狀態,只勉強可支立在巖邊緣線上。此時,令我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,只見母崖羊突然停止了退卻,發出一聲石破天驚的咩叫,四肢彎曲,用足全身的力氣往前躥跳。雖然它身上馱著沉重的雪豹,但危急時刻迸發出來的力量卻是驚人的。我看見,母崖羊頭頂著雪豹,身體躥出巖半米多遠。雖然空間距離僅有半米遠,卻由生存邁向了死亡。我在望遠鏡里看得非常清楚。一剎那,母崖羊與雪豹從我的視線中消失了,像流星似的筆直墜落下去。十幾秒后,懸崖下傳來物體砸地的訇然聲響。

不難猜測母崖羊跳崖的動機,面臨強敵,生存無望,唯有同歸于盡。

這時,藏獒曼晃掙扎著從邊緣線爬上了巖。它狗毛凌亂,狗臉上寫滿劫后余生的驚恐,站在懸崖邊,朝著深淵狺狺吠叫。它的聲音嘶啞破碎,就像一只變調的破喇叭。

母崖羊與雪豹同歸于盡,對曼晃來說,既除去了競爭對手,又掃除了狩獵障礙,當然是得了漁翁之利。

我氣喘吁吁撲上巖,走近衰草叢,撥開草葉探頭望去,一個讓我深感意外驚訝萬分,又終身難忘的鏡頭映入我眼簾:小羊羔已抖抖索索站立起來,秀氣的羊眼半睜半閉,曼晃側臥在小羊羔身旁,長長的狗舌舔著小羊羔身上濕漉漉的胎液。我仔細看曼晃的臉,表情溫柔,眼睛里充滿母性的光輝,仿佛是在舔吻它親生的小藏獒。

這以后,曼晃好像換了一條狗,它的眼光變得溫婉柔和,并習慣了搖尾巴,每當我或強巴給小羊羔喂牛奶時,它就特別起勁地搖尾巴,那條本來就油光水滑的尾巴搖得就像一朵盛開的菊花。閑暇時,它喜歡待在小羊羔身旁,就像母親一樣,舔吻小羊羔的皮毛,深情地欣賞小羊羔在它面前歡蹦亂跳。它仍保持著藏獒驍勇善戰的性格,卻多了一種家犬的順從和沉穩。在野外,有時遭遇黑熊或野狼,只要我一聲吆喝,它仍會奮不顧身地撲上去噬咬。但若遇到過路的陌生人,或遇到放牧的羊群,我輕喝一聲:止!它馬上就停止吠叫,乖乖地退回到我身邊。

現在要是讓它做牧羊犬,牧羊人可以天天在家睡大覺。強巴說,它已經是條渡過魂的藏獒了。哦,可以用它換兩頭牦牛啦。

我知道,是那只勇敢的母崖羊,用它纏綿而又堅強的母愛,重新塑造了曼晃的靈魂。

《藏獒渡魂》

您可能感興趣

藏獒渡魂

藏獒渡魂

  我的藏族向導強巴從山寨牽來一條藏獒,用細鐵鏈拴在帳篷的木樁

日海通讯股票